廣告
首頁   >    行業   >    正文

ASIC監管趨嚴、準監管實體和非監管實體施壓迫使經紀商負重前行

2020-03-12 15:55:18

ASIC和ESMA對外匯和差價合約的杠桿限制之間的監管分歧令市場參與者不安

  外匯天眼APP訊 : 2019年7月,澳大利亞證券及投資委員會(ASIC)發布了咨詢文件《產品干預:場外二元期權和差價合約》(簡稱“322咨詢文件”),建議利用其產品干預能力,解決場外二元期權和差價合約對零售客戶造成的重大損失。

article-5bd6a9051e6ee.jpg

  該文件對外匯和差價合約提供商提出了8項條件,其中包括最具爭議的杠桿限制。具體來說,黃金和外匯的杠桿上限是20:1;股票指數是15:1;除黃金外商品為10:1;加密貨幣為2:1,股票和其他工具為5:1。

  這一提議與歐洲證券與市場管理局(ESMA)的規定形成了鮮明對比,后者允許多種基礎金融工具30:1或25:1的比例。

  ASIC的提案應引起注意,因為與歐洲的制度相比,ASIC的方案將處于不利地位。這一上限也低于日本(25:1),但與新加坡和香港(20:1)相當,并比韓國(10:1)有競爭力。

  產品干預將影響澳大利亞市場,一些經紀商會利用離岸實體來吸引那些希望提高杠桿率的海外客戶。

  但是,預期對總名義交易量的影響將不象預期的那樣嚴重。

  這一點得到了歐洲和日本實施杠桿限制的案例研究的支持。ESMA最近發布的衍生品市場統計報告顯示,盡管存在杠桿上限,但名義交易量實際上有所增加。

  2018年第一季度,名義交易量為22萬億歐元,而在2018年8月引入上限后的幾個月里,第四季度的名義交易量為26萬億歐元。

  日本監管機構實施杠桿率上限也沒有減緩日本市場的發展。2016年1月至3月,日本企業間的場外交易規模為15,413,316萬億日元,較上一季度增長50.2%,創下紀錄。

  這些案例表明,盡管監管形勢趨于收嚴,澳大利亞經紀商的前景仍然樂觀。

  從全球來看,準監管實體和非監管實體對經紀商的壓力越來越大。谷歌和蘋果等大型科技公司一直試圖限制公司通過App Store和GooglePlay提供服務。谷歌已經禁止了來自附屬機構和介紹經紀商的廣告,并要求經紀商在被允許在某個國家做廣告之前必須獲得認證。Facebook更進一步,直接禁止差價合約交易的廣告。

  此外,信用卡支付提供商也給差價合約經紀商出了難題,提出了其他的合規要求,并在某些情況下限制經紀商訪問處理系統。萬事達已將差價合約交易重新歸類為高風險證券交易,導致退款周期從180天變為540天。政策的改變也意味著經紀商需要加強盡職調查,包括提供法律意見,讓每個轄區的持卡人能夠與經紀商進行交易,而在此同時,經紀商或交易商不得違反任何法律。

  雖然這些變化沒有特別影響到澳大利亞的差價合約行業,但全球的外匯和CFD行業都感受到了這些發展的影響。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文中提到的相關交易商

廣告
在县城开饭馆赚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