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首頁   >    國內   >    正文

中信證券“十二大預判”來了 3月是A股全年絕佳配置窗口期

來源:證券日報網 2020-03-12 15:56:28

11日晚間,中信證券就近日外圍股市震蕩加劇引發投資者的擔憂以及A股表現出的強韌性發布了對當前經濟和市場的“十二大預判”。

33.jpg

  外匯天眼APP訊 : 11日晚間,中信證券就近日外圍股市震蕩加劇引發投資者的擔憂以及A股表現出的強韌性發布了對當前經濟和市場的“十二大預判”。

  歸納總結為,本次暴跌與2008年金融危機時完全不同,美股十年牛市謝幕,全球貨幣寬松還將被動加碼;目前來看全球爆發新一輪金融危機的概率還不高;但一旦爆發金融危機,全球政策應對的難度要遠大于2008年;原油價格有望于6月啟動反彈,預計全年布油中樞在55美元;中國已基本控住了疫情,經濟前低后高,預計全年增速5.6%;貨幣政策有望在二季度集中發力;財政政策積極有為,將助力基本面快速恢復;我國或成為全球風險的“避風港”;海外市場暴跌不改A股配置價值,3月是A股全年絕佳的配置窗口;中國債券市場的利率下行趨勢有望延續至二季度,下半年要警惕債市回調風險。

  判斷一:本次暴跌與2008年金融危機時完全不同,美股十年牛市謝幕,全球貨幣寬松還將被動加碼。

  對比2008年金融危機,當時的觸發因素更多在金融市場“內部因素”次級貸,以及長期居民部門加杠桿隱藏的潛在風險。而本輪 暴跌的觸發因素是疫情的“黑天鵝”事件,是金融市場的“外部因素”。

  疫情的全球擴散沖擊歐美股市,2018年底以來的“漲估值”模式一直延續至這輪回調的開始,標普500指數的動態市盈率2月14日突破19倍的水平,到目前已回調至17倍的歷史均值附近??紤]到疫情影響,中長期受經濟衰退的拖累,將結束長達十年的牛市。

  美聯儲緊急降息50個基點,此次緊急降息為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首次,但對比2008年時聯邦儲備利率高于5%,目前的聯邦儲備利率才1%,降息空間有限,擴表將成美聯儲下一步寬松手段。

  判斷二:目前來看全球爆發新一輪金融危機的概率還不高。

  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由于金融系統內部的“次級貸”觸發短期銀行間流動性迅速收緊,進而引發的連鎖反應。

  目前來看,這次疫情的“黑天鵝”觸發全球市場暴跌,疊加油價暴跌,影響主要體現在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但是否會引發金融危機,取決于以下三點:

  一是短期是否引起金融市場流動性問題;二是美國整體的杠桿率問題;三是疫情發展本身對經濟的拖累。

  第一,對于金融環境收緊的擔憂,這也是美聯儲緊急降息的一大原因。

  目前收益率曲線倒掛,經濟衰退概率徒增,降息前超額準備金利率1.6%的水平大幅高于長端國債收益率,美國大型銀行對于持有超額準備金的偏好可能再次導致隔夜融資市場的流動性緊缺。

  若疫情進一步沖擊導致金融市場出現流動性恐慌,美聯儲可能短期需要提供更多流動性支持,包括加大目前每月600億美元的短端國債購買規模等,維持金融市場的流動性。

  第二,2009年后美國經濟的復蘇帶動了全球過去近十年的“超級大牛市”,然而這背后主要的推手是政府和企業部門杠桿率的快速上升。

  特朗普執政期間,一方面通過減稅政策刺激居民消費和企業投資,另一方面又簽署大規模的基建計劃來帶動經濟發展。雖然次貸危機后美國居民部門的杠桿率有明顯下降,但政府和企業“舉債”,是推動經濟最重要動力,也是最大的潛在結構性問題。

  第三,全球經濟弱復蘇遭遇疫情黑天鵝,但對美國經濟無需過度悲觀。

  全球發達市場正處在一個內生增長放緩,結構性矛盾突出,且政策空間狹窄,金融市場脆弱的環境中。在這種情況下,黑天鵝事件的沖擊更容易被放大。疫情對于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的沖擊不會局限于短期,避險情緒的不斷發酵導致美債利率持續創下歷史新低。

  但對于美國經濟不必過度悲觀,近期公布的數據均顯示了美國經濟的韌性,只要疫情不在美國失控,那么即便全球需求下滑對美國經濟形成一定拖累,其影響也是可控的。

  當前,市場的擔憂主要是疫情究竟對全球經濟有多大影響,同時,沙特掀起的“原油價格戰”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市場的恐慌,雖然目前市場已經走向極端避險交易模式(在美聯儲提前降息50bp的基礎上,市場仍預期3月議息會議會再降息75bp甚至100bp,這一危機情景下的預期已經接近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但從影響主因和傳導邏輯來看,目前仍不足以引發新一輪全球金融危機。

  判斷三:爆發金融危機的兩條演化路徑。

  一是“動亂→經濟停滯→金融危機”路徑。

  目前,確診人數比較高的國家包括韓國、意大利和伊朗,韓國和意大利已經開始出現醫療資源短缺,伊朗因選舉錯過了疫情的黃金防控期。3月3日開始,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停止發布與檢測人數和死亡人數相關的數據。

  一旦醫療資源短缺加劇、政客過度追求選舉年相關政治活動等,引發民眾的不信任甚至反感,由此爆發罷 工、動亂等,可能會導致主要國家經濟的嚴重損失,從而引發全球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

  二是“產業鏈破壞→債務違約→金融危機”路徑。

  制造業產業鏈呈全球化布局特征,以泛半導體、汽車產業鏈為例,上下游涉及美國、歐洲、日本、韓國、中國臺灣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制造業產業鏈的全球化分工,又與當地的配套衍生產業相互關聯。

  一旦疫情沖擊導致產業鏈的某些環節受損,則會導致上下游部分企業無法經營,現金流斷裂。由于債務是剛性的,就會出現企業違約風險。

  根據BIS數據,使用購買力平價匯率折算,所有報告國的非金融企業杠桿率相比2008年初的72%已提高至2019年的92%。如果部分企業的違約持續發酵,則可能進一步演化成債務危機,進而導致全球性金融危機。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在县城开饭馆赚不赚钱